新疆农业:一分水力,一分好利

文章来源:聚英云农 发布时间: 2022-12-24 17:14:51
阅读:28 次

这是辞旧迎新的时节。北疆千里冰封,麦苗在雪被下酣眠;南疆农田泛晶,冬灌水清澈透明。就在2022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提出,水是新疆经济社会发展的命脉,水资源利用效率有多高,新疆的发展空间就有多大。作为水资源分配占比最高的农业领域,改革骤然提速,这是创新的一年,也是接受检验的一年。

 

水资源配置更加科学精准

水,是农业发展的基础性支撑。现代农业是一个综合体系,种植、管护技术、品种、种植者素养等各方面都对最终的土地产出和农产品质量产生着重要影响,但水是这一切发挥作用的前提。对于现代农业发展尚不充分的南疆,水的基础性影响就更为重要。

长久以来,制约南疆农业发展的瓶颈之一就是水。当科学统筹水资源从理念转向实际行动时,在水量分配上的重大变化出现了。“2022年塔里木河源流来水偏丰,全流域在保证生态用水需求的前提下,全力保灌溉,源流多来的水就在源流用掉,做到了应供尽供,应用尽用。”新疆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水量调度管理处处长何宇说。

巴楚县阿纳库勒乡拜什吐普村,种棉大户马正陆站在自己承包的1.2万亩高标准农田旁边,脸上有遮掩不住的喜悦:“我为了这1.2万亩地费尽了心思,2021年灌溉用水紧张,我也很紧张,滴灌再省水,该用水的时候没水还是不行啊。2022年的水是真的好,心里特别踏实。”

而在叶尔羌河中游引水枢纽,当了10年配水员的古丽阿依姆·莫明说:“2022年夏天感受最深的,是白天几乎每两个小时就收到水量调节的通知。这样的实时调度,让我觉得现在水管得真是越来越精细了!”

古丽阿依姆感受到的变化是新疆水资源配置精准化改革的成果。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十届三次、五次全会对新疆水资源管理治理工作进行了系统安排部署,建立了“提级管理、系统调配、每周调度、调出成效”的工作机制。两小时一次的水量调节,正是这一机制的微观体现。

在新疆,管理大河的流域机构通过各个县市上报的用水计划,在各级分水枢纽开闸放水,将河水引入绿洲,满足当地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以前我们给流域机构报用水计划比较粗放,就报个水量、时间,大致分一下种类。”莎车县水利局水管总站副站长木合塔尔·买买提说,“现在不同了,什么时候用水,通过哪条渠道输水到地块,地块上种的什么作物,都要写得清清楚楚。棉花用水,就专门给棉花供,小麦用水,就专门给小麦供。”

莎车县阿尔斯兰巴格乡古扎村村民吐如普·艾买尔种了17亩小麦,2022年科学合理的供水,让他赞不绝口:“小麦灌足了水,每亩地收成增加了几十公斤呢。”

2022年灌溉季的南疆,大河有水小河满,但每一股水的用途,都明明白白记录在各县水利局的年度供水计划表和月灌溉用水统计表上。当水资源配置机制发生重大变化后,水利基础设施的作用也进一步凸显。

 

水利设施夯实水力之基

一场滔滔洪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2022年汛期席卷整个南疆。除开都—孔雀河外,塔里木河水系各大河流均产生了程度不一的汛情。在塔里木河干流,洪水在短期内就达到60年来的最大值。然而这场规模巨大的洪水并没有造成严重灾害。河道内,洪水静静流淌;河堤上,各项应对措施有条不紊地展开;河道外,村镇依旧,人们的生活依旧。

最大的洪峰在阿拉尔市附近形成,在这里迎接洪水的,是坚固的永久性防洪堤。洪水在堤坝约束下向塔里木河中下游行进,又经过数十座闸门,被分流进农田和胡杨林,形成了农业灌溉和生态修复双赢的局面。新疆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的数据显示:整个汛期,塔里木河流域洪水的利用率高达80%。

永久性堤坝遍及全疆各大主要河流,并且在进一步延展。全区防渗渠道长度已达7.4万余千米。灌溉季时,滚滚波涛翻涌在干渠,白浪飞花跳跃在斗渠,潺潺浅流轻吟在农渠,最后静静流入田间,养得蛙声一片。日渐完善的水利设施让农民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不用再为防洪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反而尽享充沛洪水带来的红利。

“我们将高效利用洪水作为水资源优化配置的重要举措,通过系统调度、科学调度、精准调度,充分发挥水利工程的调蓄作用,统筹防洪度汛、水库蓄水、农业灌溉、生态保护等多重目标,以最快速度引洪灌溉、引洪补水、引洪下泄、引洪蓄水,切实提高水资源的利用效率。”何宇说。

截至11月14日,全区水库总蓄水量121.24亿立方米,较2021年同期增加13.9亿立方米。南疆水库蓄水量53.6亿立方米,较2021年同期增加12.95亿立方米。良好的蓄水情况,为各地2022年冬灌和2023年春季用水提供了有效保障。

“目前,新疆大石峡、玉龙喀什、库尔干等重大节水蓄水调水工程和莫莫克、红山、依格孜牙等23项中小型水库工程正在加快建设。阿尔塔什、大石门水利枢纽工程已经开始发挥综合效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水利厅副厅长焦全喜说。

以水库为代表的水利工程建设有力提升了新疆水资源承载能力。“这意味着新疆能够‘兜’住更多的水,不让它白白流走,对水资源的科学统筹配置能力正在不断提高。”焦全喜说。也正因如此,农业用水的空间才能不断拓宽。但这并不意味着无度挥霍,相反,新疆正在用市场、技术等多种手段,力争让每一滴水都发挥出最大价值。

 

让每滴水的价值最大化

2017年,一项对新疆农业影响深远的改革开始全面推进,那便是水权水价改革。在随后不长的时间里,新疆逐步建立起“国有水利工程供水价格+末级渠系维护费”的终端水价形成机制。新疆按照“政府主导与市场调节相结合;水权明晰;总量控制、定额管理;公开、公平、公正;积极稳妥,因地制宜”五大原则进行水权水价改革,让水从“有价值”向“有市场价值”转变。

昌吉回族自治州是全区较早推行水权水价改革并取得成效的地区之一,目前农户与农户、村与村、灌区与灌区之间的交易已成常态。昌吉市二六工镇光明村村民钟兰芝种植了80亩葡萄。“以前大水漫灌每亩用水400多立方米,我还担心定额水量不够。”她说,“后来安装了滴灌设施,每亩地用水300立方米,用不完的水,我就卖给别人。省下的水卖得贵,用超了的水买得也贵,所以大家都想着办法节水。”

让钟兰芝能做出水文章的,正是以高标准农田为代表的高效节水技术。经过多年持续不断建设,新疆高效节水灌溉面积数千万亩,推动了农业生产规模化,实现了节水、节肥、节工,推动了灌溉水利用系数提高、水分生产率提高、灌溉水保证率提高,促进了农业增产增效,带动了农民多渠道增收。

在沙雅县水利信息中心的大屏上,显示着渭干河灌区118万亩地的用水信息,河水明明白白流进大小渠道里。在该县红旗镇,矩形渠成为田间明显特征,这种新式防渗渠不仅占地面积小、维修便捷,还能提高水的流速、减少渗漏。渠道引水至高标准农田的滴灌首部,每个首部可灌溉1500亩地。在这里,超声波流量计“监督”着流进的水量,自动反冲洗过滤器阻拦了水中的泥沙,共同护送水进入条田内的滴灌管道内。

沙雅县德民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整合了红旗镇9个村5个合作社近2万亩地,全部建成了高标准农田。在此基础上,合作社进一步探求农业节水的空间。“推广‘干播湿出’技术以来,合作社每亩棉田一年的平均用水量从额定的471立方米减到了300立方米。节约出来的一部分水费又通过水利部门的奖励回到了合作社。”社员艾合买提·热西提说。

截至目前,沙雅县高标准农田面积达143万亩。2017年以来实施高效节水项目80多万亩,目前平均每亩实际用水比2017年减少104立方米,棉花平均亩产比项目实施前增加100多公斤。在天山南北,“水力”促“农利”正在成为现代农业发展的必然路径。

 

来源:石榴云/新疆日报

聚英云农logo
邮箱:service@juyingele.com
电话:010-82899827/1 4006688400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金隅嘉华大厦B座412室
聚英云农微信 官方微信